什么都吃,什么都不吃,纯看心情。
佛系缘更选手。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赵云澜x杨修贤

杨修贤这A破天际的渣男的味道竟是如此迷人,太欲了。
打个对A,水仙,就算做赵云澜遇到沈巍之前的一段风流史。
没忍住,随便写写,随便看看吧。

————————————————

接近年关,赵云澜先是和龙城的各位姐夫们来往喝酒了个遍,又急急忙忙的赶到外省,各边的关系一个个的打点过来,忙的脚不沾地天昏地暗,几天时间泡沫似的消散,一路西行,不知不觉中天黑的时间已经晚了很多。

今天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赵云澜坐在逼仄简陋的旅馆的小床上满面愁容的抽着烟,这已经是这片最好的旅馆最好的房了,灰已经落了一地,黑色的夜幕铺天盖地的压下来令人恍生出种窒息感。元旦没有非要赶回去的必要,处里的聚餐推一推就得了,家里春节过...

校园AU

微博上那个梗,自己爽爽,别太当真……

开学第一天,老师按照升学成绩来安排班干部的时候,入学第三的成绩简直在花名册上发着金光,一个这么牛逼哄哄的人竟然给安排到了十班,匪夷所思的同时,老师狂喜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白宇!白宇是哪位同学?班长一职由你来担当如何?”

只见刚踩着点儿从后门溜达进来,才拉开靠后门最近的一把椅子准备坐下的同学有点状况之外的抬起了头,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帅是帅,身上带着一股很对小姑娘胃口的叔痞味道,手长腿长的往哪里一站都是焦点,可是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实在是长的有些着急了,还散发着撩妹无数的小混混气息。

还没等老师后悔,白同学一扬手就应了下来,冲着老师笑...

昊翔 娱乐至死(下)

孙翔暗恋唐昊,没人知道,就连他自己也懵懵懂懂。乍一看他肯定是个浪到天上去了的花花小公子,实际上专一的可怕,却永远怀揣着那点不值得的良心自己受苦。

所以当他那女朋友终于因为出国跟他分手的时候,孙翔倒没觉得什么难过伤心,就觉得终于结束了。他是一个流着热血的少年,怎么也看不上那种细水长流平淡无味的爱情,只有轰轰烈烈,赤着脚在烧红的铁板上跳舞才能让他感受到爱,感受到满足。但却又一直照顾着人家小姑娘的感受,打死也说不出分手俩字儿。

这事儿发生在前不久。

唐昊言出,孙翔的表情登时变了,一时半会儿唐昊也品不出里头带着些什么意思,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被对方抓住了一瞬的破绽,重心一歪被人反过来甩...

昊翔 娱乐至死(中)

唐昊暗恋孙翔,他的室友邹远知道,隔壁班的刘小别知道,毕业了的前辈张佳乐也知道,兜兜转转熟的几个人都知道唐昊这点小心思,唯独孙翔不知道,唐昊也捂的严严实实。

有次几人聚餐刘小别喝得有些高,指着唐昊的鼻子说,昊哥,我一直敬你是条汉子,没想到平时屌的跟个二百五似的结果暗恋了自己不去说还不让人说,哈哈哈哈哈怂逼!唐昊什么也没说,路边摊的桌子本来就小,他长腿一伸刘小别就醉到了桌子底下。

这段缘说来也蛮神奇的,唐昊孙翔两人干完群架又发现对方是自己游戏里玩得挺好的队友,不说有过一起杀boss跑任务的经历,双方还都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于是架还是照样干,但私底下偶尔也会相约搓一顿开个黑。...

昊哥以下克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听了!!!冷静的仿佛性冷淡(…)咬字却很坚定酷到爆炸!!!这是我的男人啊(…)!!!😭
翔翔没露脸,整个仿佛就一迷人帅气身份神秘的反派角色(…)。另外嘉世是不是有长得好看就可以不穿队服的特权(?)。
我现在最怕的,是翔翔第一次露脸,拿下帽子那一幕,是预告里那个四十岁老男人的片段……😨
个人觉得还是很燃的吧!但脸是真的崩,极速蹦极,请允许我拿刘皓来做例子,太好笑了……😂
全剧最佳是给黑的侧颜,我恋爱了,爸爸你太好看了……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王不留行死亡的那个片段处理的特别特别好,隐约能看到最后消失之前他是笑着的……我暴哭!!!怎么能有这么好这么温油的男人啊!...

昊翔 娱乐至死(上)

明骚暗撩的两个高中生的故事。

唐昊在酒吧碰到过这个人,在舞台上,是乐队的鼓手。他没有穿上衣,大概是为了演出效果给自己倒了点水,瘦削却有料的上半身被灯一照像是涂了蜜一般,随着激烈的动作从发梢飞出来几滴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唐昊看不清楚鼓后头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蕴藏力量的鼓点连续爆炸般的从他手下流出。

这个气势很帅。

表演结束的时候唐昊才看清了他的脸,五官很立体,却锋利的有些逼人,此刻挂着不屑又嚣张的表情,有些喘,切不妨碍他耍帅。身高腿长的青年立在鼓后,拿着鼓棒转了好几个花里胡哨的圈儿最后猛地敲在了声音最闷的鼓上,却再次点燃了全场,尖叫不断。

唐昊猛地给自己灌了口酒,从喉咙一直烧...

孙翔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就在学校里有了不小的名气,因为长得好看,因为牛逼哄哄。一个中学统共这么点人,一天基本上能把每一个都过一遍的看,这个长得平凡,扫一眼就过了;这个长得好看,下次便会不自觉的去寻。于是孙翔便成了个众人视线汇聚的焦点。

他长得确实是好看,乍一看很是秀气,眉眼间却又带着傲气的凌厉夺人眼球,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甚至有些倨傲的凶,但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小虎牙,居然是有点甜的。

作为一个学生还是不太适合公然挑衅校规的,孙翔于是端端正正的套着肥大的外套和校裤,里面却穿着印着嚣张图案的T恤,裤脚也收紧了再卷起露出清瘦的脚踝,偶尔是夸张涂鸦的袜子,脚上是限量版的球鞋,偶尔把长腿一伸搁...

孙翔是在天台上找到唐昊的。

与其说是找到,不如说碰到更为准确。唐昊生日那天七期小团体悄悄约在他家楼下,傍晚五点拎着一打啤酒敲开了公寓大门。唐昊正穿着背心大裤衩打着游戏,前脚父母刚走后脚就来了这群家伙,吓得唐昊差点把摇杆砸在他们脑门儿上。

天色渐暗,连一半的酒都没喝完几个小年轻就已经东倒西歪了,唐昊早已不见人影,刘小别口齿模糊的嘟嘟囔囔一段,大概就是说唐昊可能掉进马桶了吧。孙翔跟着喝了两口,不是几口,就是两口,第一个光荣倒下,晕了一会儿起来身边的人已经倒了一大片,他把枕在自己胸口上的袁柏清的脑袋往旁边一丢,摸遍自己身上的口袋也没有找到什么可以使自己清醒的东西,只好拆了唯一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 Anonymous. | Powered by LOFTER